<menuitem id="1hndb"><ruby id="1hndb"></ruby></menuitem><menuitem id="1hndb"><span id="1hndb"><menuitem id="1hndb"></menuitem></span></menuitem>
<ins id="1hndb"></ins>
<ins id="1hndb"></ins>
<ins id="1hndb"></ins>
<cite id="1hndb"><noframes id="1hndb">
<cite id="1hndb"><noframes id="1hndb">
<cite id="1hndb"><span id="1hndb"></span></cite><ins id="1hndb"></ins>
<ins id="1hndb"><noframes id="1hndb">
加載中…
個人資料
宋志堅
宋志堅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2,387,743
  • 關注人氣:47,387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關于周木齋的“沉冤”

(2021-11-23 17:27:41)
標簽:

文人無文

第四種人

一見如故

曠世奇冤

去年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時候,我曾為丁輝先生發表于《雜文報》的兩篇文章(《旁觀者魯迅》與《魯迅的盲點》)與他商榷過的一次,寫的是《魯迅是辛亥革命的旁觀者嗎?》。這次要與丁輝先生商榷的,依然是丁輝先生發表于《雜文報》而且依然與魯迅有關的文章:《魯迅與周木齋》。

周木齋與魯迅有過筆戰。先是周木齋的《罵人與自罵》與魯迅的《論“赴難”與“逃難”》,這算是魯迅批評周木齋的文章;后是魯迅署名何家干的《文人無文》與周木齋的《第四種人》,這回是周木齋批評魯迅的,他知道何家干就是魯迅:“以魯迅先生的素養及過去的造就,總還不失為中國的金鋼鉆牌的文人吧。但近年來又是怎樣?單就他個人的發展而言,卻中畫了,現在不下一道罪己詔,頂倒置身事外,說些風涼話,這是‘第四種人’了?!边@才有魯迅在《偽自由書》前記中的那句話:“這回由王平陵先生告發于先,周木齋先生揭露于后”。二三十年前我曾有文專談魯迅與人筆戰,并將這種筆戰歸結為三個類型,一是完全出于誤會;二是有是非之爭,也有誤會相間;三是純屬原則的爭論。我在第一種類型中,舉的例子恰恰就是周木齋。依據是丁輝先生也引用了的曹聚仁先生的追憶。如今再去翻看那一段話,發現曹聚仁的追憶于事實有些出入,他說的《文人無行》(應為《惡癖》),并非“只是主張一個作家著重在‘作’”的雜文,作者也不是周木齋而是張若谷,那篇“主張一個作家著重在‘作’”的雜文倒是魯迅所寫而受到周木齋批評的《文人無文》。周木齋的《第四種人》是要魯迅下“罪己詔”的,因為這位“中國的金鋼鉆牌的文人”近年來也不怎樣,大致也將魯迅歸入“無文”一類。但曹先生說“過了一些日子,魯迅在我家中吃飯,周木齋也在座,相見傾談,彼此釋然”卻是真的。據唐弢先生回憶,周木齋也曾親口告訴唐弢,他與魯迅“一見如故,傾心而談,舊嫌完全消失了”。魯迅還多次贊揚周木齋的雜文。這種贊揚,有的是唐弢聽陳望道先生轉述的,例如說“木齋《關于“點也派”的故事》等篇,深受魯迅先生的贊許”;有的則是唐弢聽魯迅親口說的,特別贊揚主要由周木齋以“不齊”的筆名為《太白》雜志寫的《掂斤簸量》專欄,且日后加盟為這個專欄撰文,“針砭時政,掃蕩文事,磨鋒利刃,此呼彼應”。這種不計前嫌,倒是體現了魯迅的氣度。

在丁輝先生的文章中,不見了魯迅的這種氣度,只剩下他對魯迅的批評。比如關于學生“逃難”問題的爭論,丁輝說:“若論觀點,我是愿意站在魯迅一邊,也屬于‘逃難黨’的,但若念及少年血氣(木齋先生時僅23歲),涉世未深及危若累卵的國家處境,‘即使不赴難也不應逃難’之論,即有不當之處,不亦可憫?”這是說魯迅對年輕人缺乏應有之“憫”的。這未免有點苛求——魯迅倘若知道“木齋先生時僅23歲”而并非有些政治背景的什么人的化名,誤會又從何來?又如對于魯迅說的“王平陵先生告發于先,周木齋先生揭露于后”,丁輝說:“周木齋固然在文章中點出‘何家干’即魯迅,然持平求實,決無陷迅翁于不利之本心,而迅翁以之與王平陵同儔,可謂‘曠世奇冤’?!濒斞赣酶鞣N化名寫短評,本就為著躲避文網,既不知周木齋為何許人,又何從得知他之“本心”,只能憑事實——王平陵與周木齋都說了“何家干”是魯迅的筆名——說話。何況,他還說了:“其中也并不全是含憤的病人,有的倒是代打不平的俠客”,并未一概而論。說是“曠世奇冤”,未免言過其實。唐弢先生在為周木齋申辯的文章中說,魯迅“指出‘這回由王平陵先生告發于先,周木齋先生揭露于后’,以說明當時文壇的風氣。顯然,這里不是將人——王平陵和周木齋并論,而是將事——兩個人都說‘何家干’就是魯迅的化名這件事并論。在我看來,這一點很有區別,不應該隨隨便便地拉扯在一起?!币虼硕f周木齋是“反動文人”的犯了“隨隨便便地拉扯在一起”的毛病,說魯迅“以之與王平陵同儔,可謂‘曠世奇冤’”的丁輝,犯的也是這種毛病。如此輕率地將所謂“曠世奇冤”之責按在魯迅頭上,不也冤了魯迅?

丁輝先生的文章不僅批評魯迅。他說:“魯迅自然不會料及1949年以后,自己的只言片語也會‘上綱上線’被人拿來作‘階級撲殺’,周木齋‘反動文人’的帽子就這樣一戴就是大半個世紀?!彼€特別指出:“到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后期,被魯迅‘罵’過的諸多文化名人大多得以抖落歷史塵埃,‘重見天日’,即使是‘宿敵’如陳源(西瀅)、梁實秋者,作品也得以重新出版,名聲甚或如日中天。然而,被魯迅諷刺的利刃砍殺過的一些小人物,因為位卑人輕,遂致沉冤莫白。周木齋或許就是這些‘沉冤莫白’者中的一個?!睆?/SPAN>1949年到1999年為半個世紀,依照丁輝此說,“反動文人”的帽子,周木齋起碼從1949年起戴到2000年。然而,早在1981年第4期《思想戰線》上,就已有唐弢先生的《魯迅和周木齋——四十多年前文壇上的一樁公案》一文為周木齋申辯,本文所引唐弢的有關文字,全都出于此文。此前,也有曹聚仁先生在《文壇五十年》續集中為周木齋說話。在此之后,周木齋被寫入雜文史書,其作品被選入聶紺弩選編的“新文學大系”,都不是“反動文人”。說周木齋“沉冤莫白”,未免夸大其辭?!胺婚g至今并無一本木齋先生的專集”,似乎也算周木齋“沉冤莫白”的一個佐證。卻不知1985年出版并由唐弢作序的《消長新集》(海峽文藝版),不僅收錄周木齋消長集》的全部文章,而且將“魯迅風”雜文作家的兩個雜文合集(《橫眉集》與《邊鼓集》)中的周木齋作品以及他的15篇佚文全部收錄在內,這是作為上??箲饡r期文學叢書之一種的周木齋雜文專集。“柯靈先生為《周木齋文集》的出版上下奔走,可惜竟無結果”或許另有原因,與“被魯迅諷刺的利刃砍殺過”并無關聯。

新中國建立之后,魯迅確實有某種被神化的跡象。其具體的表現,是有人以魯迅的是非為是非,也有人將“反對魯迅”做為罪名整人。整人者是根據自己的需要有選擇地使用“反對魯迅”這個罪名的。魯迅對周揚等人的譴責相當嚴厲,但在“文革”之前,有誰說過周揚是“反動文人”?“文革”之時,方才被人找出“四條漢子”這個詞匯,當做棍子打在他們身上。至于張春張曾經化名狄克與魯迅筆戰的歷史舊賬,直到粉碎四人幫之后才被翻出來清算,可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早在1941年已經離開人世的周木齋從何時起在何人所寫標為何題載于何種媒體的文章稱其為“反動文人”,我雖至今莫知其詳,卻相信很可能是唐弢所說的那種“奇怪的邏輯”使然。這種“奇怪的邏輯”,就是“人和事可以混為一談,更無須作具體的分析,往往抓住一點,不及其余,或者籠而統之,推至全面”。

如今再談此類歷史公案,但愿不要重復這種“奇怪的邏輯”。

 

            (原載《雜文報》201287日)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狠狠色欧美亚洲综合色,色天天综合网视频网站,色综合久久天天综合,久久亚洲精品无码一区